梳辞安然不见君安

鯊鯊酱紫色:

废墟之境的魔法研修生——驯龙师

COS:蛮阎千令-千总正在赶稿中 

【关于后期】
龙插画素材源自Pinterset
雕塑家Ellen Jewett官网

hanabi🌸mugi🌾:

终于搞完了。一共3P小漫画,最后1P是拼的长图,剧情又苏又雷OOC【。

惊悚苏。让我一个猛男有点承受不来,慎入。

阅读顺序从右往左。

年纪大了这种甜梗还真是受不了啊还是性冷淡风好【。要是实在嫌弃剧情可以问我要无对话版的。

喜欢可以点个赞或者留言什么的摸摸大我要顶锅盖跑了。

对啦!四月之前不会产粮啦大家珍惜!(≡∀≡✿)

二次元精选:

七味zoe:

山河人间

徐沨: @真的菜菜  孙萚:@coser小梦 

poto:me

戎马为战,非我所愿

国破家亡,非我所愿

血海深仇,非我所愿

红尘如晦,非我所愿

每次默念这几句词都会泪目鼻子一酸。。。

到现在都不敢一口气气看完山河人间全套,只能一点点细细的品味。

喜欢沨娘,做着自己不一定喜欢的事情(估计没人喜欢打仗)但是还是如此的乐观和飒爽。

喜欢萚妃,为了心里的人,做着自己能做的事情放弃他的橙武,不离不弃的坚守。

——我梦见盛世太平,所思所慕,皆可如愿
——你要去做你必须做的事,所以我就去做我能做的事,不管何时,我都和你一起启程

战乱山河,国破城忘,嬉笑怒骂中看尽人情的暖。

(马个鸡,写着写着鼻子又酸了。。)

凡凡,小燕,发发,丐丐,春田发发幼儿园,幺蛾子,太多太多,,

太喜欢鸡腿子,能让我看到那么多不一样的剑三,

鄙视那帮文案策划。。(柳夕的剧情什么鬼,这是正常人能写的出来的么)

这套拍摄来讲比较平实,这只是预告,力气都放正片吧啊哈哈哈哈。。(主要前一天拍完尤里已经整个人都废了。。。)

协助:路小佳 礼花 梦爸(对,就是小梦的爸爸)

无何奈可水瓶:

来,让我们一起喊:
汤姆出息了!

Infernal.廿拾肆

毕业之后,汤姆里德尔收到了来自魔法部的多份就职邀请,在黛的鼓励下接受了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就职邀请。
他曾经踟躇着问黛可不可以买一栋可以让他们住的独立房屋,黛答应了,转头就在麻瓜界买了一栋两层小楼。
汤姆:……
于是他每天都在麻瓜界和巫师界来回奔走着,黛说他可以在魔法界买一座房子,反正古灵阁里的钱随便他花。
但黛就是一直呆在伍氏孤儿院不肯走,她说她喜欢那里,汤姆觉得其实她是喜欢那种被人注视被人需要的感觉,毕竟她已经如此过了两百多年无人察觉的生活。
可是他一直在注视着她,一直需要着她,并且深信不疑黛也需要自己。
他就是黛存在的全部意义。
所以,说好了只属于他一个人,为什么不能只和他在一起?
不要和别人相处,不要和别人说话,只看着他,只听他的话,不好吗?
他甚至挖掘出自己的作死属性和本身几乎没有的抖M属性再次给黛下药,然后除了被崩坏状态下的黛一顿暴打以外毫无进展,还是不见血的那种,搞得之后几天同事都是看着他扶着墙进办公室的。
恢复神志后的黛阻止让他继续这么做,因为那个状态很容易让她消失,而且崩坏状态的她对汤姆这个玩具玩过一次就没兴趣了。
汤姆顿时感觉自己像是被渣男睡了(并没有)就抛弃的可怜女子。
嗯,和他爹妈一个套路。
于是汤姆又不爽了。
虽然汤姆知道自己只要向黛提出条件她就会乖乖出来,不过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十六岁的黑历史太给他心理阴影了嘤嘤嘤。
所以他无比怀念当初在记忆里那个鲜活灵动的黛,而且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除了几个女仆以外能接触的只有他一个人。
他想要伸手穿过那三百年的迷雾,抓住拉紧最初的她的手。
虽然让黛呆在他一个人的笼子里有点太不是人干的事,不过汤姆十分庆幸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不是什么好人。

今天的金丝雀小姐也有乖乖地呆在卧室里,银色的锁链把她纤细的脚踝和床尾的柱子连在一起。
她的词典已经被汤姆没收,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他买来的书籍,黛不反抗也不吭声,靠在床边看书,悠悠地度过上午和下午,等待夜晚汤姆的归来。
今天回来的时候,汤姆也像前一个周所做的一样凑到黛身边抱着她,黛逐渐允许了他拉手拥抱的请求,但再进一步的亲吻就绝对不行了,虽然下了药之后是她主动的。
黛不像汤姆那么兴致高昂,她也没有情绪高昂的时候,除了小时候偶然在他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汤姆。”黛不得不分出一些精力对付趴在她身上摇晃她不让她好好看书的青年,“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什么?”
“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周……再不回去科尔夫人她们就会担心了……”黛的语气就像哄孩子一样,“所以,让我回去吧,好吗?”
“啊对了黛,我今天发现蜂蜜公爵又新进了好多不同口味的糖果,改天给你带回来一些~”汤姆语气轻快地跪坐在她身边,对她之前说的话充耳不闻。
“汤姆,你已经十八岁了,不能一直这么幼稚……”
“你只觉得那个孤儿院才是你的家对不对?”搂着她的汤姆打断了她的话,“为什么不能只和我在一起?”
哦,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想过能和他呆在一起就已经心满意足,不过人就是贪心的生物,曾经身为绛珠草的她也不能幸免。
“你现在已经有了很多的知识,可以自行摸索,而且我也不会让你觉得烦……”
“你想说什么?”环住她身体的双手移动到了脖子上,手的主人控制自己不会掐死这个少女。
黛垂下眸子,语气像是对自己的审判:“我觉得……你已经不需要我了。”
“我需要!”英俊青年忽然激动的把她的身体调转过来面对自己,“以前需要,现在需要,以后更需要!”
黛的反应很冷淡,甚至移开眸子看向别处:“这只是假象,我知道的,无论前世今生你都不需要依赖任何人……”
汤姆却只觉得没什么话比这一句更刺耳了。
黛是相信他的,但她对他的信任来源于上辈子,经过三百年的沉淀形成牢固的框架,正是因为她相信他,所以她不相信他。
不相信他会做出超越上辈子的他范围的事情。
她一直在他身上寻找着前世的影子。
“……你这么做,和上辈子那些你深恶痛绝的老学究老顽固有什么区别?”汤姆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声音会如此冷酷讽刺,“你又为什么,不能喜欢这辈子的我,而是一直把我当做前世的替身?!”
“可是你们的灵魂是一样的……”
“不一样!”汤姆猛地掐住她的肩膀,像是要急切地证明什么一样,“我现在已经不一样了,这辈子我身边有你,不可能再走上辈子的老路,所以不要总是用上辈子我所做的事来衡量现在的我!”
回应他的是黛罕见的沉默。
姑苏林黛玉,十七岁前死去,在人间逗留了三百多年,只是为了遇到他。
他已经长大,她的容颜还是一如往昔,恐怕今后很多年她都一直是这副模样,直到他老去死亡,都不会有任何一点的改变。
他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想要求她,能不能只喜欢他,只喜欢这辈子的他?跳出前世的框架好不好?
黛的信条向来是对事不对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对待方法,可如今面对灵魂一样为人处世却截然不同的汤姆,她已经把这个概念混淆了,把他们混为一谈。
可是呀……
“如果没有上辈子的你,那还有什么理由,支撑我来寻找这辈子的你呢?”
她和伏地魔互相答应的约定,都还没有做到呢。
他说好了结束战争以后会来陪她永远不分开,他说好了要教她英语的语法,他说好了再让她再看看她的家长,说好了等到四月天气暖和了一起去看烟花……
可是钻进消失柜的他都没有再回来履行他的约定。
而她也说好了要让他看到自己十八岁的样子,可是每一世她的生命都是在十七岁前夕终止,永远不能再长大。
如果没有和前世的他相处的经历,那么看到第二世的他的所作所为,她还会只是当做反面教材前车之鉴,然后孜孜不倦地在人间寻找等待了他三百多年吗?
恐怕那时候没有任何相处经历的两人,只有道不同不相为谋一条路了。
而她又何苦在人间耗费这么多年,回到太虚幻境做绛珠草不好吗?
留下来的代价之一,她这么一回去,又只是一株没有任何特点的普通小草了。
而且就算剔除了她自己的感情,只是一心一意地想要让汤姆里德尔不要走上错路,她也决计不会让他有任何弱点。
“我留下来的动机不只是因为对你的爱。”黛这么说,就像她觉得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一样,以前她能抓住的只有爱,可是看惯了世事,她才知道世界上还有别的精彩的。
“前世的你发动了巫师战争……死了很多人……”黛整理着自己的措辞,“比如说桃金娘,你父亲一家,赫鲁兹巴夫人,邓布利多先生……甚至有的人比我死时的年龄还小。”
“所以你不只是为了我,也是为了那些无辜的人,对不对?”他很受打击的模样,“可是为什么你不能接受我的全部呢?”
能不能爱完整的有着所有优点缺陷的他?
黛只是眨了眨眼:“你和我……上辈子的你和我说过,如果我能从抹杀一条生命中获得乐趣的话,我就和你一样了。”
这句话写在她每本游记的扉页上。
“我做不到,我不会那么做,因为我还有人性。”
他们终究是不一样的人,即使灵魂早就绑定在了一起。
“比如现在,让你如此烦恼的并不是你对我的爱,而只是单纯的占有欲或者对自己私有物的处置欲而已,我想我当初应该得到的不应该只有你的信任,还应该有对我作为一个人的尊重。”
她知道的。
“在这个世界上三百多年了,我很清楚地知道你不会爱我,也没办法爱我,因为你根本没有爱的能力……而且你现在还对它很不屑,对不对?”
“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任何人都没有随意剥夺他人生命的权利。”黛玉冷静的说,“而且如果我阻止你的出生,不就等于间接杀死你吗?”
“那么总有把我们区分开的办法吧?”汤姆恳求道,“比如……比如说……”
“把伏地魔先生当成我的前男友?”
汤姆:……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那么……你为什么非要和我在一起呢?不是现在这种关系。”
汤姆陡然硬气起来:“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生怕对面的女孩再说什么刀子一样的话,他急急地补充后面的话:“当然只是喜欢不是爱!我只是没有爱的能力并不代表我没有别的感情!”
不要随随便便就否认他对她的感情!
黛低着头没说话。
汤姆想了想,鼓起勇气大着胆子凑近她,女孩没什么反应。他稍微低头弯腰,能看到黛的脸。
她抬起头从上往下盯着他,汤姆顺势亲了上去。
很甜,很好闻,充满了让他觉得很舒服的气息。而且他现在已经初步掌握了换气的方法,所以时间可以是很长久的。
不过……用这么个五体投地的姿势接吻还真是挺累人的,他还需要歪着脖子,唉,要是没有鼻子的话就没这么多麻烦了。
哦不,鼻子是必要的,而且他还比上辈子的自己多了头发,嗯,还有黛喜欢的温度。
女孩终于受不了他的热情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把他推开,又恢复了深闺小姐的矜持。
还应该顺便再骂一句登徒子。
汤姆伸手解开她脚上的锁链,毕竟已经默认了关系就不能再这么对待她了:“你还喜欢我吗?”
黛的回答每次都是直击要害不留余地,她的神志还清明的很:“……如果我不喜欢你的话,我还能在这里?”
汤姆把锁链随手一扔,回头无赖似的把她抱到怀里:“说你喜欢我!”
“……”黛的语气还是像在哄孩子,“我喜欢你。”
“用你原本的语言说!不许用英语!”
“……”
黛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他,上一次对他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是因为进入青春期的汤姆傻乎乎地问她为什么没有每个月需要困扰的事情。
“……见君如矣。”她的声音低到不能再低,“心甚悦之。”

弃疗小剧场:

来来来让我们理一下贵圈关系:
林黛玉的绯闻男友:贾宝玉
黛玉的前男友:那个名字都不能提的人
黛的现男友: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贵圈真乱。
如果这个时候平行时空的老伏过来自己和自己抢黛玉,汤姆君很可能会落下风,伏地魔就带着林妹妹跑了。
黛玉已跟老伏去,此地空余里德尔。
或者伏地魔穿越时间太晚,他们已经确定了关系,那么黛玉就只能和伏地魔说: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
幸好没有平行时空。

【伏黛】浮黛 8

安荒:

  阿布问:“你脸怎么了?”




  里德尔:“……”




  阿布拉克萨斯警觉:“谁敢打你,把名字告诉我,我去弄死他。”




  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里德尔看自己身边那个以手帕掩面,羞赧了半张脸的姑娘,道:“被蚊子咬了。”




  阿布拉克萨斯:“你家蚊子能在脸上咬出五指印啊?”




  里德尔:“那是一只特别美的蚊子。”




  阿布拉克萨斯和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




  里德尔回了斯莱特林的宿舍以后,回房间找了块冷水毛巾敷脸,其实一点也不疼,但是他得装一装。




  黛玉又是气又是愧,站在那儿好半天问:“可是真的疼?”




  里德尔洗毛巾:“你打就不疼。”




  黛玉:“若不是我?”




  里德尔:“我是一定会还回去的。”




  林黛玉站了站,姑娘替他洗了毛巾,嗔了他一眼:“下次,可万万莫我开玩笑了。”




  里德尔:“开玩笑有一万种方式,我为什么要选择亲你。”




  林姑娘又红了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你……你再说?知不知羞?”




  黑发小青年一笑,任小姐姐给他擦了把红的脸:“在我的国度里,亲吻喜欢的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林姑娘:“我不是。”




  里德尔坐在洗手台上,低头任黛玉举手用冷水毛巾敷脸:“入乡随俗,你英文这么流利,那么你知道你欠了我很多晚安吻吗?小姐姐?”




  林姑娘仰头看着他:“登徒子。”




  里德尔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我的仙女教母……”




  林姑娘给他擦了脸,顺手把他的手也给擦了,帮小青年把袖子卷上去,露出白种人雪白的一截手腕:“我的教子,怎么了?”




  里德尔笑出声:“今夜你会给我说故事哄我入眠么?”




  黛玉低头颔首:“你多大人了?”




  里德尔:“六岁了。”




  黛玉:“我可不喜欢孩子。吵。”




  里德尔:“我已经不是那些三岁的小毛孩了啊。”




  黛玉抬头看他一眼,将手收回:“早些睡觉,闹甚?”




  结果晚上睡觉的时候,林仙女真的坐在床头,拿了一张纸要给他念故事。




  林姑娘念得是一段《游园惊梦》。




  黛玉:“原来这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里德尔眼神越过她盯着跳动的篝火:“听上去像是中文的咒语。”




  黛玉:“这是歌词。”




  里德尔:“你会唱么?”




  黛玉:“不会。”




  里德尔:“可你是中国人。”




  黛玉:“那你们英国人每个人都可以拔出‘石中剑’么?”




  里德尔:“为什么不?”




  黛玉:“不许和我说谎。”




  里德尔:“好的教母。”




  过了一会儿,黛玉还以为里德尔睡着了,却听见他口齿清晰道:“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苑……?”




  黛玉:“说的倒是不错。”除去语调有些奇怪。




  里德尔:“听上去很难过,这是什么意思?”




  黛玉斟酌了一下翻译,轻声道:“这春天这样好,风光这样美丽,但是都不属于我。”




  里德尔:“为什么?”




  黛玉:“只怕是太过忧愁。”
 


  里德尔:“愁什么呢?”




  黛玉:“美的景色,好的时光,春天都在别人家的院子里。好的人也不属于自己,眼睁睁看着别人拥有,别人幸福。你说,愁不愁?”




  里德尔:“不愁啊。好的人,这不是正属于我吗?”




  床头柜上的通灵宝玉在火光中发着温润的光泽,里德尔伸出在被子里窝得温暖的手,覆盖在林姑娘的手上。




  林姑娘沉默片刻,温声道:“睡吧。”




  里德尔视线有些朦胧:“今夜你不烧纸么?小姐姐?”




  林姑娘嗯了一声,把手中那张写满愁情的诗丢篝火里焚烧了。




  那薄纸化为金色的灰烬消失在了温暖的火苗中。